9 瀏覽人次

近年來韓系美妝大舉占領台灣街頭,有一家不甘示弱的台灣面膜品牌「MasKingdom膜殿」挺身而出,主打道地台灣味迎戰,並以獨特的體驗式行銷,深獲觀光客青睞。

走在台北市西門町的步行街道上,若不是阿宗麵線、老天祿滷味與五顏六色的衣服攤販還保有一些台灣在地味,光看店門口的偶像立牌,會以為來到了韓國明洞美妝街。而就在韓系美妝品牌大舉占領街頭之際,一家主打「台灣味」的精品面膜品牌「MasKingdom膜殿」,已悄然在西門町、誠品松菸、誠品信義等觀光區域開張,要以「文創伴手禮」打開全新的面膜市場。

事實上,膜殿的創辦人宋美蒔原本是一位生殖醫學臨床胚胎學家,在實驗室待了十年後,決定轉戰保養化妝品領域,並在二○○八年自創安全醫美品牌「ERH」,也是PChome商店街成立後的第一批店家。

PChome商店街營運長魏丞慶指出,宋美蒔相當懂得利用網路口碑行銷的力量,六年多來,ERH一直是商店街保養美妝類的前一、二名店家,即使保養美妝類店家數成長至近一千五百家,仍居於領先地位。

目前ERH已授權經銷至二十八個國家,一年營業額一.七億元,年年穩定獲利,況且面膜本來就是品項之一,宋美蒔大可不必另闢新戰場,她為什麼選擇在一二年新創膜殿品牌,並鎖定觀光伴手禮市場?

原來,這幾年宋美蒔積極帶著ERH參加海內外的美容博覽會,但她不管在哪個國家參展,看到台灣同業總是在拚低價,而堪稱勁敵的韓國美妝業者,則是費心在包裝設計上吸引買主,「不僅如此,韓國品牌會互相幫抬,就是要讓訂單留在韓國人手上,台灣自然而然被邊緣化。」

不甘邊緣化  實驗室專家,打造精品美妝

回到台灣,放眼望去也都是韓系美妝品牌,自傲於「我做的保養品絕對好」的宋美蒔,著實吞不下這口氣,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,決定打造台灣美妝精品,並在觀光區成立體驗式旗艦店,讓每個人都能帶回特殊的台灣味。

有這樣的自信,係因宋美蒔是臨床醫學起家,也擁有自己的實驗室,「像藍銅、富勒烯等美容原料,我看到國際學術期刊後,立刻在實驗室裡試驗、調配方,進而推出產品,美妝大廠反而比較慢。」

身兼化妝品公會理事的宋美蒔,另有一套規範品質的數字DNA,不管是ERH還是膜殿,都嚴守二十六大類歐盟認證有害香料不用,一○二種日本厚生省認定引發皮膚障礙與健康的原料不用,「獨立品牌經營比較辛苦,我們只能力求品質來突圍。」

正因對產品要求高標準,膜殿雖成立兩年,但直到去年下半年才陸續開設實體門市,第一時間更選在香港辦記者會,造成在台灣知名度相對不高,每天卻有香港觀光客特地到西門町旗艦店帶貨的有趣情況。

不惜下重本  自費買機器,實現無毒包裝

其實,這也是宋美蒔的戰略,為了塑造美麗伴手禮的觀光品牌形象,直接從海外開始行銷,一片一八○元的面膜,價位比平價美妝通路裡十片二九九元的面膜高貴不少,但香港、中國與日本的旅客一買就是十片、二十片,甚至百片全包,讓膜殿一個月的七成業績都來自觀光客。

在產品體驗與包裝設計上,膜殿也下工夫呈現「台灣味」。例如最新的台灣原住民面膜,萃取牛樟芝、小米酒、月桃葉等成分,顧客只要打開試用瓶,就能聞到香味,甚至還有特製小面膜能直接試敷,這些體驗式作法,是與其他面膜品牌差異化的關鍵。

至於外包裝,則是請來插畫家量身設計,目前推出近百款面膜,就有近百款不同的插畫設計,一片一片地展示在陳列架上,遠遠一看,竟像是小型的插畫藝廊。為了實現無毒印刷包裝,宋美蒔竟自費購買八色印刷機給印刷廠,並要求廠商必須使用九層鋁袋壓模封裝,比市面上一般面膜的三至五層鋁袋更耗成本。

由於宋美蒔的龜毛,膜殿每一款面膜都經過人體貼膚測試,也是國內唯一敢如此宣稱的美妝品牌。台大醫院皮膚部主治醫師邱品齊認為,雖然每個人皮膚狀況不同,測試不等於保證,但除了基本的驗菌、重金屬報告外,膜殿願意花錢多做人體測試,仍值得鼓勵。

前兩年,宋美蒔憑著ERH獲頒經濟部新創事業獎的金質獎;下一步,她計畫效法「微熱山丘」,帶著新創的膜殿前進日本表參道開設旗艦店,面膜能否成為台灣奇蹟,值得拭目以待。